黄松新闻网
「河北省农业品牌系列报道」②唐县羊肉:严监管 好品质 服务冬
邦盛北斗股东增持48万股 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合计为70%
让民族传统体育绽放光彩
皇帝都害怕东宫提前夺权,为何朱元璋敢给朱标那么大的权力

您现在的位置:黄松新闻网 > 综合 > 一个北京知青爹娘留在陕北的私生女(中)  
一个北京知青爹娘留在陕北的私生女(中)
2019-11-11 20:19:15

1991年北京-陕北

1991年4月的一天,阳光明媚,春光明媚。走出北京站,她在首都繁忙嘈杂的街道上。

仿佛在梦里,她突然无法相信自己几乎传奇般的经历是真的,她脚下的土地是她已经去世的母亲仍在踩踏板的地方。她摆脱不了幻觉。从黄土高原的一个小县城进入这个现代化的大都市,环境的戏剧性变化强烈地激起了这种虚幻的感觉,她忍不住停下来,怔怔地站在北京春天的阳光下。

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她就是王杨玲,一个来自恶业的女孩,作者曾在《荒原上留下的种子》中描述过她。从字面上看,书中讲述的故事可以说已经结束,但生活中的故事还在继续。这是一个教给人们很多东西的故事。命运给汪洋凌抹黑了太多的传奇,我们不得不再次看着她。

她的生母没有死,被北京一群好心的知青艰难地找到了。这一次在北京,王杨玲认出了她的母亲。

被留在黄土高原的北京知青的私生女王杨玲,她的生活经历和经历正在延安市的北京知青心中撕裂。在每个人都把她看作是他们共同的女儿后,她的命运开始改变,超出了她最狂野的梦想。

经过各种努力,知青首先让地方当局认识到汪洋凌的身份——她是北京知青的后代。确认这一点后,他们开始竞选她的重新安置。

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县,这项工作是通过多种渠道和层次进行的。承认杨玲的身份很容易,但很难让她重新定居。困难在于一点:没有政策基础。然而,他们仍在四处奔走,为小杨玲呼吁。真诚地说,石头打开了,上帝终于被感动了——王杨凌的账户终于从农村转移过来,被安置在县城的一个门市部当推销员。

命运对汪洋凌微笑。在荒凉的黄土地上跌跌撞撞爬了18年后,她的生活突然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新的绿色,让她眼花缭乱,感受到了生命的芬芳。头顶一轮崭新的太阳,呼吸着高原上的新鲜空气,她翻开了青春的新篇章。

从内心来说,她很感激知青叔叔阿姨们,他们在区县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她知道他们不指望她偿还他们,但她必须偿还他们。报答他们的最好方法是努力工作和学习,以便成长为一个有前途的女孩和有用的人才。

农村还有年老体弱的养父母和患癫痫的叔叔。他们通过艰苦的工作把她抚养成人。尽管他们没有文化和落后的头脑,尽管他们曾经安排过她的婚姻,中断过她的学业,但他们的教养超出了她今生的偿还能力。她的月薪是57元。工资支付后,先给家庭发20元,然后付10元的房租,吃饭会更紧,存一些书,每个月存5元,老人可以每两个月来一次。她仍然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经常在家做繁重的工作,但现在她是一名销售人员。这份工作对她来说太容易了,她按小时工作。她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阅读和写作。她渴望在文学上取得一些成就,命运的巨大变化使她的心得到了加强。

没人想到在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出人意料地闯入了她的生活,潜伏在她心里的一股不寻常的浪潮立刻被掀起来了。

当杨玲还在农村的时候,她曾经收到一封来自一个叫王英利的人的信。这名男子介绍自己在Xi安国棉花厂工作,说他知道王杨玲的故事,并同情她。他将来会尽力帮助她。汪洋凌不敢指望一个她从未谋面的男人的帮助。出于礼貌,她给他寄了一封感谢信。不久,这个人又写了一遍。这次他没有签名。他的签名是“叔叔”,说他也是北京知青。他在杨玲所在的洛县插队。他非常想去拜访杨玲。杨玲衷心感谢知青叔叔,心想如果他来了,一定要好好对待他。然而,他没有来,也没有收到他的来信。什么都没有,但杨玲工作后不久,奇怪的王英利写了第三封信。这一次,杨玲震惊地签下了“你父亲”。

这封信的内容甚至让杨玲感到惊讶,说杨玲的母亲没有死,她非常想念她的女儿。他还说他和她妈妈拍了一张照片,想寄给她,但是他有一阵子找不到了。在信的结尾,他说如果他能抽出时间,他会去接她并和她妈妈见面。

一封清晰模糊、坦率犹豫、充满矛盾且极具诱惑力的信。是真的吗?是假的吗?然而,不管是对是错,信中的一切都像一块进入水中的巨石,这对王杨凌的情感有很大的影响。过去,据说她的亲生父母一起死于唐山地震,也有人说她的母亲去世了,父亲还活着。现在,不仅父亲突然出现,母亲也复活了。

在1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我不记得她曾多少次想象过如果她的亲生父母还活着,她的处境会是怎样。当然,她明白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每当她看到其他孩子和父母开心地说笑时,她只能一个人呆在角落里,当其他十几岁的女孩还在妈妈面前玩耍时,她就不得不承担起为年迈生病的养父母服务的责任——这时,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哀叹,不抱怨天空,不抱怨地球,只抱怨自己糟糕的生活。不管别人怎么说,她相信她的父母已经死了,否则,他们不会让她离开。这一判断早已根植于她的内心。但是现在,突然从地平线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那个倒霉的女孩真是不知所措。

她接过信,去了延安市的北京知青叔叔阿姨那里让他们替她判断。

延安北京青年协会主席郝海燕感到有些奇怪。延安大学生物系的年轻讲师在杨玲的安置上花了很多精力。他对几个知青的分析结果是,不管是真是假,假是真,都不能先下结论,要先找出王英利是谁。

他们暗暗希望杨玲的亲生父母没有死。过去,关于汪洋玲父母去世的谣言满天飞,从未通过官方渠道得到证实。同时,也有一种担心,担心不良意图的人会让杨玲受骗。自然,郝海燕和另外两个知青带着希望、怀疑和恐惧的复杂心情来到了Xi安国棉纺厂的一家工厂。结果,人们开始怀疑——从人事部到安全部,他们搜索了工厂的花名册,但没有称之为王英利。在工厂门口,他们问搬运工和进进出出的工人。最后,有人模糊地暗示在准备车间里有这样一个人。他们又来到准备车间,得知如下:“这里的确有一个叫王英利的人,他确实是北京知青,但他多年前就离开了。至于他的下落,有人说他在Xi市做个体经营者,还有人说他去了陕西某县的一家皮革厂。此时,调查无法继续进行。

汪洋凌心中刚刚升起的热切希望似乎破灭了,郝海燕不想看到。既然王英利是北京知青,这里一定有文章。也许这个人真的有些关系。

作为延安北京知青协会主席,郝海燕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对王洋玲有着父爱。起初,年轻的杨玲在延安被所有知青带走以逃避婚姻,后来他在匆忙安置杨玲时与杨玲进行了大量接触。杨玲简单、坚强、聪明的性格使他非常喜欢它。他知道这个看似安静害羞的女孩有一个非常丰富的内心世界。这一次,杨玲把那封奇怪的信交给了他。虽然她没有表达她想找到亲生父母的愿望,但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心中激起了什么样的波澜。为了弥补女孩的情感缺陷——虽然这种缺陷是由过去的时代造成的——他应该努力动员所有的知青抓住那条模糊的线索所带来的微弱希望,并找出杨凌生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

在与所有知青讨论后,郝海燕决定去看望杨玲的养父母。如果老年人不同意他们所做的,他们必须重新考虑这个问题。他坐了一辆从延安到l县的长途汽车,然后和王扬玲一起,他颠簸着去了杨玲的家,那里离县城100多英里。

杨玲74岁的养父病得很重,很长时间都不能在炕上走动。他的大脑似乎很混乱。他只会哼哼唧唧,不会回答问题。65岁的养母经常患有关节痛,但她仍然要做饭,还要去野外给猪捡草。患癫痫的叔叔很久以前就辞去了农活。当他没有生病时,他换了工作,在村子里放牛。杨玲还有一个姐姐,她走出家门,被养父母收养。

杨玲的养母对郝海燕的到来非常高兴。她一开始就告诉了他许多关于她被收养的事情。老人一边说,一边惊异的直咂着嘴。这是一个非常仁慈的老人。在说了很多关于杨玲的事情后,她的表情变了,她说她会求郝海燕做一件事。

"如果你能说什么的话"郝海燕严肃地看着老人。

老人说她知道外面有人给杨玲寄了一封信。这封信首先被送到她家。如果杨玲的亲生父母还活着,她恳求郝海燕为她找到他们。“伊娃她叔叔,”老人动情地说,“我们是,你看在眼里,我们三个老人,都成了聂木,也许有一天一脚踏上,眼睛闭上了。当玲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看到她的父母有麻烦了。今天我们看不到这个洋娃娃埋在这里。她叔叔和老嫂子求你了,你可以帮我找到玲儿她妈妈。

如果她的情况好些了,让她带走吧。"

杨玲的叔叔一直蹲在炉门旁抽烟。他说,“玲儿在我背上打滚,夏天和我一起放牧,冬天和我一起拾柴火。对她来说很难。早点走。现在,虽然她已经成为一个公共家庭,可以赚到一些钱,但这个家庭会把她拖死。最好一个接一个地去。”

杨玲听到养母和叔叔的话,眼里充满了泪水。她冲动地大声说:“我不会离开,也没有人会带我走。这是我的家。我只有一个家,我必须赡养你的老人!”她把脸转向郝海燕,抽泣道,“收到信后,我的心真的乱了。当我小的时候,我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当我和他们吵架时,他们称我为没有母亲的私生子。我曾多次梦见我站在村头等我妈妈。她从很远的地方回来看我。我高兴地跑了过来,向妈妈大声喊道。我拥抱她,哭着笑着……但这毕竟是一场梦。十多年来,谁来看我了?我已经离开她这么多年了。我讨厌她!……”

"玲儿,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养母急忙停下来,“谁是不伤害自己孩子的母亲?我心想,你妈妈可能有困难,也许她不好意思回来认出那个女孩。”老人又转向郝海燕。“她叔叔,你最好替我们找找。互相照顾。现在世界变得更好了,是家人团聚的时候了!”

事实上,知青们对是否要找有两种意见。一种观点认为,为了受过教育的青年和在过去遭受如此之多苦难的儿童,为了偿还过去时代和生活所欠的债务,我们应该寻找任何可以说的话。另一种观点是,不应做出这种努力。如果找不到,杨玲呢?离开黄土高原的三位老人,回到他们的亲生父母身边,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和一件坏事吗?两种观点都是合理的,但第一种观点显然占了上风。他们相信,只要找到它,就永远会有对未来的正确处理。他们坚信这一点。

几天后,自称是他父亲的王英利被澄清了。几个在洛县插队回到城里的知青依稀记得这个人。这个人以在洛县知青中打架、偷盗而闻名,但可以肯定他不是王杨凌的父亲。杨玲的亲生父母在离开洛县时结婚了,并有了一个小男孩。他走出农村时仍然一丝不挂。至于他假装是杨玲的父亲,说要带杨玲去见他的母亲,谁也说不准。“父亲”是假的,母亲不存在吗?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和杨玲母亲一起插队的同伴。找到他们,杨玲母亲的一切都很容易理解。

搜索正在缓慢而持续地进行。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滞留在陕北的知青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北京相对放宽了知识青年回城政策。许多知青终于告别了他们生活了20年的黄土地,回到了他们家乡北京的怀抱。当第一对收养杨玲的夫妇陈铁生和刘学军回到北京时,他们坚持要把杨玲当成自己的孩子。郝海燕正计划移居北京,他也做了妻子和北京母亲的工作,并决定带杨玲作为女儿回北京。陈铁生、刘学军和郝海燕都说他们会照顾杨家的三位老人。杨玲成了他们“争夺”的对象。

当然,这并不容易。政策障碍太多了。对杨玲母亲的搜寻仍在继续。

往返于陕北和北京以改变命运的知青也在为杨玲的事情奔走。他们首先在延安努力工作,从对知青的年度补贴中为杨玲申请安置费。为此,郝海燕和另外两个知青——延安市法院院长刘舒针,以及在地区财政局工作的周强,去了洛县几次。1990年底,求职终于有了突破。“假爸爸”王英利终于在山西省Q县皮革厂被发现。杨凌生父母插队时,他是他们的同伴。这位因插队而臭名昭著的老知青,经过多年的洗练,早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对杨凌的人生经历非常清楚,并真诚地同情杨凌。他愿意以父亲的名义,履行一个老知青对汪洋凌的责任和义务。

汪洋凌的生母是杨慧琳。他知道她还活着。只有汪洋凌的生父在唐山地震中丧生。至于杨慧琳现在在哪里,他只听说过北京远郊的一家纺织厂。细节尚不清楚。许多年来,她似乎有意识地避开了过去的任何接触。

郝海燕和他的团伙情绪高涨。郝海燕、周强和温林宝曾在延安文联当歌手,现在在北京的一家街道办事处工作,他们分别跑到附近郊区县的纺织厂,查看工厂名册。

这是一种笨拙的方式,路没有跑少,但没有结果。他们把希望转向北京的相关政府机构,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北京人口众多,找人犹如大海捞针。可能是被这种帮助知青的精神感染了,政府机构同意了。

1991年1月12日,刚从延安回到北京的郝海燕接到北京劳动局知青处副处长李海燕的通知,说杨慧琳已经找到了,正在C县郊区的一家毛纺厂工作。郝海燕激动得大喊大叫。他立即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周强和温林宝。这三个人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不顾雪花开始漫天飞舞,立即乘坐长途汽车前往丙县。

在公共汽车上,他们又感到不安了。是的,杨慧琳找到了,但是她已经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过着平静而满足的新生活。现在,突然推开一个已经给了她很长时间的女儿,无疑相当于撕开她的旧伤疤。如果她或她现在的丈夫不想认出杨凌怎么办?即使他们愿意互相承认,他们将如何处理与陕北三位老人的关系?过去,一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担心找到生母会破坏两个家庭的和平。好事变坏了,不值得失去。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最终他们还是坚持要找到它,并最终找到了它。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满足这个杨慧琳。此时此刻,他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们寻找的不仅仅是一个被遗弃在黄土高原的孩子,不仅仅是抚养这个孩子的三个善良而悲惨的老人,不仅是为了偿还历史的债务,也是为了他们自己,这样他们信仰中最崇高、最美丽和最神圣的东西就不会被岁月的尘埃淹没,也不会被他们在20年内失去的东西淹没,也不会让过去再次发生。他们所寻找的是不应该失去的爱。这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真理。这是一种内心的平静。

20年来,他们最宝贵的青春是在黄土地上度过的,这给了他们简单而宽广的感觉。黄土地告诉他们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好的和美丽的,什么是苦的和快乐的,什么是爱和恨,什么是责任,人们在生活中应该要求什么和给予什么。现在,他们将告诉世界上的每一个父亲、母亲和每一个人关于黄土地的事情。

纺织工人杨慧琳一看到三个人,她的预感就告诉她,她最关心、最害怕、最渴望知道、最想避免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多年来,她一直不愿意回顾让她心碎的过去。为了忘记过去,在北京工作后,她连续几次被调动,从城市到远郊,从国家机构到工厂,从轻松的工作到艰苦累人的纺织女工行业。她断绝了所有老熟人的联系,避开了他们。过去的生活给她带来了太多的屈辱和痛苦,这让她想起来了,感到又酸又痛。她想治愈她过去生活留下的创伤。她很努力,但她做不到。她无法摆脱紧紧抓住她的预感。总有一天,事情会浮现在她的脑海里。生活迫使她吞下的苦果将再次放在她面前,让她再次吞下。

三个人看着她。他们邀请她在白雪皑皑的工厂的安静小道上慢慢散步和交谈。他们给她讲了一个被遗弃在黄土高原的女孩的故事,以及这个女孩是如何在艰难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谈论女孩如何上学和不上学;如何逃避婚姻,如何参与工作;还提到了高原贫困家庭的三位老人和名叫王英利的“假父亲”。叙述者眼里含着泪水,她从一开始就在流泪。

没有等叙述者说完,她的身体就像路边枯枝上的枯叶一样颤抖。

“你...别说话!”她发出悲伤的声音,“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妈妈,对不起,我的孩子!”

几年前,杨慧琳和同一车间的一名女工曾在自由市场遇到一名流浪女孩。附近有人说这个女孩来自陕北。她突然被闪电击中,脸色苍白,双腿无力,甚至呼吸困难。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一边,不敢看那个女孩。后来,和她一起旅行的女工来告诉她,女孩说她来自陕北榆林地区,她只康复了一点点。她把这个女孩和被她遗弃在陕北的女儿联系在一起,起初她觉得这个女孩是她的孩子,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多少天多少夜,她想念她的孩子,想象她的孩子的现状,渴望了解他们的一切。

但至于这个孩子,她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包括她现在的丈夫和女儿。这种思念是无声的、令人心痛的、令人心痛的。这是一种只能独自咀嚼和折磨的思念。她在载人的地方哭过多少次了?

三个人离开后,她漂走了,回到了家。她现在的丈夫姓余,他们有一个初中女生。杨玲和前夫生于杨玲之后的男孩,在和她结婚前也因为生计原因派人去了。现在三口之家和睦相处。看到她看起来很奇怪,并认为她不舒服,她的丈夫立刻让她休息一下。他走进厨房准备晚餐。饭菜端上来了,她没有动筷子。丈夫很惊讶,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告诉女儿她有话要和丈夫说。

丈夫老余也是个遭受过苦难和不幸的人。这位曾服役于海军航空兵的汉子,因为“文革”中反对军内瞎吹林彪历史而被

江西快3投注 北京11选5 彩票开户网 快三娱乐网站

上一篇:主宰30年互联网霸权,美国分分钟让中国断网?中科院给出硬气回
下一篇:从《红楼梦》看古代望族如何过重阳节
热门资讯
·白血病复发危在旦夕,18岁女孩病床唱”隐形的翅膀“鼓励自己活
·外交部驻港公署:英美官员无视事实包庇纵容“黑衣”暴徒
·越南遭到30多万军队进攻,1979年,盟友苏联有什么反应?
·林志玲穿芭比粉裙,微蹲弯腰小肚圆凸,有没怀孕一目了然
·孝文帝的一个决定,害得北魏陷入到连年征战之中,最后被活活拖死
·数说河南新成就丨让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
·泰安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涛到山东能源新矿集团调研
·麦积区各单位迅速动员部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2019潍坊滨海国际马术文化节暨山东省首届马术锦标赛将于10
·这样的“员工服”是你的菜吗?The Hundreds x H
·“妈妈就算上班,也挣不了几个钱”,你遭遇职场歧视了吗?
·中兴通讯与中国石化石油物探技术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孙女站在爷爷肩上去上学,网友:外国人又要说我们会功夫了
·舞邦获B 轮数千万元融资,投资方为普思资本
·「天下头条」美股大跌道指下挫逾300点 强生因致男子乳房增大
·吴京又火了!7天狂揽28亿成首位“150亿演员”
·菏泽市政协委员席怀宝:在平凡的岗位上担当作为
·国庆假期,本市旅游市场秩序良好
·《三国志14》全新地势图 易京山峦叠嶂 赤壁水光粼粼
·如皋、江都携手共建跨区域生态环境资源协同保护机制

© Copyright 2018-2019 onelooker.com 黄松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